登陸   |   注冊
首頁
關于我們
投資理念 產品與服務 聯系我們 職位招聘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人類投資經理再也無法擊敗電腦的時代終將到來了...
來源:原創 福布斯中文 福布斯中文網
發布時間:2015-10-22

 

                                        

 

部落冲突腾讯最新版下载 www.lnqbe.icu 約翰·歐文德克和大衛·西格爾(右)。


作者|Nathan Vardi


去年,美國一些最杰出的數學天才聚集到了曼哈頓典雅的Tribeca Rooftop會展活動中心,他們在那里飽覽河畔美景,享用佳肴美酒,同時也著手解決一系列復雜的方程式,以決出誰才是數學極客之王。


這場年度盛會由數學博物館(Museum of Mathematics)主辦,該博物館是谷歌(Google)和世界上最富有的一些華爾街量化交易者——其中包括文藝復興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的億萬富豪創始人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在2012年出資籌建的。


到最后,毫不奇怪的是,40歲的陶哲軒(Terence Tao)進入了決賽,他被認為是我們這一代人當中最偉大的數學家之一。


陶哲軒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一名教授,他曾經贏得過菲爾茲獎(Fields Medal,它常常被稱為數學領域的諾貝爾獎)以及獎金300萬美元的突破獎(Breakthrough Prize)。


不過,那一晚的贏家并非陶哲軒。他在最后一輪輸給了一位名叫約翰·歐文德克(John Overdeck)的神秘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后者解決了一個涉及無窮序列和素因子分解的問題。


事實上,在數學博物館短暫的歷史中,這已經是歐文德克(他本人也是博物館的贊助者)第二次贏得比賽了。


跟陶哲軒一樣,歐文德克是一名數學天才。但跟自己的比賽對手不同,他從未想過要成為一名教授。


16歲時,歐文德克贏得了在波蘭舉行的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Olympiad)的銀牌。在賽后接受《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采訪時,年輕的歐文德克表示,撰寫論文無法實現自己的抱負。相反,他希望能夠利用數學“做一些事”。


做一些事?打造這個星球上增長最快速的大型對沖基金,并讓兩位創始人成為身家數十億美元的富豪,這個怎么樣?


今年45歲的歐文德克和54歲的合伙人大衛·西格爾(David Siegel)運營著雙西投資(Two Sigma Investments),這是一家鮮為人知的量化對沖基金公司。


雙西投資收集的信息看上去很隨意,該公司試圖找出能夠用來預測股票和其他證券價格走向的模型。


量化交易者(quant)是一個規模越來越大的群體,他們使用到了大數據和機器學習,以期一直跑贏市場,歐文德克和西格爾就是這個俱樂部的正式成員。


而且,他們已經躋身最成功的量化交易者之列,同儕中還包括詹姆斯·西蒙斯(凈資產140億美元)、肯·格里芬(Ken Griffin,凈資產70億美元)以及大衛·肖(David Shaw,凈資產47億美元)。


在過去的5年時間里,雙西投資管理的資產悄然從50億美元膨脹到280億美元,歐文德克和西格爾旗下這家營利性質的華爾街智庫是美國最大的對沖基金之一,規模甚至超過了西蒙斯的文藝復興科技公司。


然而,更令人佩服的在于,歐文德克和西格爾這種基于高精科學分析進行的投資運作,使得其主力基金能能拿到3%的管理費和30%的利潤提成,而行業的標準一般是2%和20%。


自2004年以來,雙西投資旗下最大的Spectrum基金在扣除傭金之后的年均回報率達到了9.4%。增長+回報+高傭金=一則偉大的創富公式。今年,歐文德克和西格爾首度躋身福布斯美國400富豪榜,他們各自的個人凈資產估計達到28億美元。


“我認為,投資領域面臨的挑戰在于,人的頭腦相較于100年前并無進步,而現在的人已經很難使用傳統辦法來處理頭腦中關于全球經濟的全部信息?!蔽鞲穸誚衲暝縲┦焙虻囊懷⊥蹲收呋嵋檣先縭撬?。


事實上,雙西投資的數據科學家和系統用來進行分析的數據源超過了10,000個,各種設備動用的CPU達到75,000枚,數據庫的容量高達750TB。在過去14年中,這家對沖基金進行了的交易超過了12億筆。


西格爾說:“人類投資經理再也無法擊敗電腦的時代終將到來?!?/strong>


因此,在那樣一個靠數學公式可以創造巨大財富的世界中——即投資者應該拋棄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之流,轉而擁抱IBM沃森計算機(Watson)這類毫無個性的機器——歐文德克和西格爾執迷于避免公開曝光,并把公司秘訣?;ぴ諂鵠?,這也就不奇怪了(歐文德克和西格爾都拒絕了福布斯的置評請求)。


不過,雙西投資的極速步伐為其創始人帶來了一個大挑戰。要把所有那些資金投入使用,這意味著公司要超越自己的核心競爭力,雙西投資已經擴張到了再保險、風險投資以及做市交易領域。


而且,它還要求公司有源源不斷的年輕數學人才作為補給。雙西投資的核心對沖基金業務在曼哈頓蘇豪區辦公,那里的辦事處現在聘請了超過800位研究人員、計算機程序員以及統計學家,其中包括130位博士和6位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獲獎者。


雙西投資的大部分員工是從麻省理工學院(MIT)、卡耐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以及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這些大學院校的計算機科學、數學和工程專業畢業生中直接選聘的。


該公司并不是在跟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和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展開競爭,而是跟谷歌(Google)和Facebook那些硅谷公司搶奪頂尖人才。


不過,那些豐厚報酬——20歲出頭的研究人員可以掙到55萬美元的年薪——是有代價的。


即便是在傾軋成風的投資行業,雙西投資在?;ぷ約曳椒ê兔鼐鞣矯嬉部晌揭斐<そ?,以至于該公司一些想要離職的員工遭到了起訴、控告以及監禁??梢運凳峭覽镎?。


約翰·歐文德克成長在馬里蘭州的富裕郊區,位于巴爾的摩和華盛頓特區之間。他的父親是一位任職于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數學家,他的母親擁有數學的碩士學位,并運營著一家計算機公司。


在16歲時,歐文德克進入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就讀,最終他在那里拿到了數學學位和統計學的碩士學位,不過他在拿到博士學位之前輟學了。


1992年,歐文德克被德邵基金(D.E. Shaw)招募到麾下,其創始人是量化對沖基金界的億萬富豪計算機科學家大衛·肖。在德邵基金,歐文德克晉升到了董事總經理的位置,負責風險管理。不過,在工作近7年時間之后,他跳槽到了德邵基金另一位前員工的公司,即杰夫·貝索斯(Jeff Bezos)在西雅圖創辦的那家在線圖書商店。


在亞馬遜(Amazon),歐文德克仿佛就是貝索斯的影子,兩人可謂如影隨形。之后,歐文德克被分派打理客戶關系問題,負責打造一套用于商品推薦和顧客評論的服務體系,手底下管著大約90名員工。


歐文德克沒有一直留在貝索斯待遇豐厚的零售公司,他在2001年離開亞馬遜重返華爾街,跟德邵基金的另一位前員工大衛·西格爾共同成立了自己的量化對沖基金。


西格爾是那種傳統意義上的計算機極客。他成長在紐約州韋斯切斯特郡的郊區,狂熱地相信技術能夠讓一切變得更加美好。


西格爾從麻省理工學院獲得了計算機科學的博士學位,他的專長是人工智能。


在跟歐文德克共同創立雙西投資之前,西格爾曾為億萬富豪保羅·都鐸·瓊斯(Paul Tudor Jones)位于紐約的對沖基金效力,即都鐸投資(Tudor Investments)。


事實上,當雙西投資在2001年成立時——那時候還算是計算機驅動的“電子化交易”的早期階段——都鐸投資是其關鍵投資者,并在自己位于自由廣場一號(One Liberty Plaza)的辦公室為這家初創公司提供了辦公空間。


“Two Sigma”(兩個西格瑪)這個名字有何含義呢?


據熟悉該公司的人士稱,“s”小寫的西格瑪代表著投資波動性與其超額回報——即高于基準的回報——的比率。在決定一個最佳投資組合應該向特定投資項目分配多少資本方面,這是一個關鍵指標?!癝”大寫的第二個西格瑪代表著總和。


自成立之日起,雙西投資的早期基金(比如Eclipse和Spectrum)專注于交易全球范圍內的股票。Eclipse的速度更快,幾周時間就會調整倉位。與此同時,Spectrum的投資周期更長一些,接近于一個月。


最終,歐文德克和西格爾利用自己的算法開發出了獨立于全球股市運行的程序,比如追蹤趨勢的Compas基金,它聚焦于押注期貨市場。


2014年,雙西投資的另一只重要基金Horizon被整合到了Spectrum當中,后者實施了多元化策略,投資標的已經超出股票的范疇。雙西投資最不為人所知的基金是Partners,這是一直內部的組合型基金,主要由創始人提供的資本驅動。


在雙西投資內部,歐文德克負責建立模型,而西格爾則負責管理工程技術和基礎設施(它為用來做預測的技術提供支持)。


我們可以把雙西投資想象成一家頂級餐廳的廚房:歐文德克是主廚,他負責審批菜單和烹制菜肴;西格爾是經理,他負責確保食材、鍋碗瓢盆以及電力供應能夠維持廚房運轉。


雙西投資的研究人員會花時間測試現有的模型,而每名研究人員被要求每年開發出2到3個新模型。那些模型會以白皮書的形式呈報給歐文德克,篇幅一般不超過10頁紙。


由于雙西投資的交易模型可能會在數秒鐘之內改變自己的預測結果,每個模型都會接受大量回溯測試。那非常類似于亞馬遜實時測試各種網頁變化,以確保實現最佳的點擊轉換率。


在雙西投資的總部,模型建立者需要自己編寫代碼,他們跟工程師坐在一起,并且會一直進行合作。


雙西投資會圍繞4種類型的信息開發交易算法:技術信息,比如股票成交量;基于事件的信息,比如信貸機構的行動、公司合并或者其他新聞;基本面數據,比如公司財務報表;以及所謂的“alpha capture”(第一手資料),那通常是特定公司或特定行業的情報,它不是公開可得的,而是通過專門調查收集而來。


“alpha capture”引起了爭議,事實上,在去年貝萊德公司(BlackRock)跟紐約總檢察長達成了一份和解協議之后,雙西投資暫停了一項關于股票研究分析師的調查,因為紐約總檢察長指稱,貝萊德公司一項類似的調查不公平地讓雙西投資領先于其他投資銀行客戶獲得了關于公司的情報。


對很多交易而言,雙西投資組合使用了不同類型的模型和數據。


舉例來說,如果一份新分析報告發布后某只股票成交量偏低,這家對沖基金可能發出購買這只股票的信號。該公司同樣采用了前沿的交易策略,其中包括應用機器學習或人工智能技術——雙西投資的計算機會提取信息,適應不斷變化的市場環境,并自主做出反應。當負責監視模型的人類介入時,那通常只是為了調控風險。


雙西投資存在的最大風險之一就是,其模型的效用是理論上的,而數據有限這個特性會導致它們在應用于現實世界時變得無用。


“我們真的很難確定,這種策略是否真有價值,或者它是否只是統計計算機制造的一種幻象?!貝笪饋け蠢―avid Bailey)說道,他是來自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的數學家和知名計算機科學家。


貝利曾跟人合寫一篇論文稱,這些策略往往得到的是“偽驗證”。西格爾在今年的一場投資會議上強調了這個問題:“你必須以這樣一種方式規劃自己的大數據分析,即你能夠清楚知道自己是否在過度擬合數據,還是從數據中提取正當信息,那正是這項業務的精髓?!?/span>


一些大型對沖基金投資者,比如資產規模達130億美元的天橋資本公司(SkyBridge Capital),回避了自己視之為黑箱的量化對沖基金(比如雙西投資),但爭搶著通過科學實現穩定回報的投資者并不在少數。


自從金融?;吐蟮婪虺笪歐⑸?,機構投資者已經紛紛涌向具備完善系統和控制體系的大型對沖基金。在2008年的時候,雙西投資管理的資產已經達到了46億美元,員工人數為200人,而其他規模類似的價值型基金則遠遠沒有這么多員工。


此外,雙西投資的回報率一直很高且穩定。


盡管很多其他大型基金在今夏蒙受了損失——“對沖”基金的核心定義可能已經從下行?;け涑閃恕罷嫖矣?,反面你輸”的模式,因為基金管理者反正都能獲得相當于資產2%和獲利20%的傭金——但雙西投資卻巧妙地避開了市場的波動。


在2015年的前8個月,Spectrum基金在扣除傭金之后的回報率大約是6%。


資產規模達60億美元的Compass基金在2014年迎來了大豐收,全年回報率達到了25.6%。自從在2005年成立以來,該基金的年均回報率是14.9%。


今年8月,Compass基金增長了2.8%,而同期標普500指數(S&P 500)則下跌6%。Compass基金杠桿版本的回報率更是多出了一倍,在動蕩不安的8月份增長了5.7%。雙西投資的另一只大型基金,Absolute Return,在2015年前8個月增長了6.1%。


這樣的回報率意味著,資金將繼續涌入雙西投資。事實上,該公司在去年為一只新的宏觀投資基金募集了33億美元,這是近年來規模最大的基金首輪募資之一。


在雙西投資的辦公室,你可能碰到某個人自己動手制作的??仄?,或是看到通過3D打印在黑客實驗室制造的定制象棋棋具。在某些墻壁上,你可以看到豐富多彩的數字算法藝術作品,那是由一名公司員工創作的。


該公司還會在晚間舉辦黑客編程活動,那時候員工會就跟軟件相關的項目展開密切合作,比如讓機器自己玩電子游戲《馬里奧醫生》(Dr. Mario)。雙西投資的員工甚至打造出了能夠跟人比賽玩推圓盤游戲的機器人。


雙西投資的員工不穿西裝也不打領帶,平常穿的就是毛衣、有領襯衫、卡其褲或牛仔褲。按照華爾街的標準來看,他們的工作并不是非常辛苦,但薪酬很優渥。


例如,20歲出頭的初級研究人員年薪加獎金可以達到50萬美元。雙西投資的員工留存率達到了97%。


對想成為數學教授或計算機科學家的人來說,這聽起來像是一種田園詩般的工作環境,前提是不要試著自行離職。當歐文德克和西格爾感覺一位關鍵員工離職會帶來威脅時,他們就會動用法律訴訟武器。


而且,該公司不止一位離職員工遭到了刑事起訴并入獄。


2006年,雙西投資起訴了前研究人員邱建軍(Jianjun Qiu,音譯),該公司指控他竊取了知識產權并逃回其祖國中國。雙西投資是在2004年雇傭邱建軍的,但不到兩年時間,他就在保安人員的護送下離開了公司辦公室,并被強制休假等待調查。


之后,雙西投資在法庭文件中指稱,邱建軍將大量公司數據下載到一臺家用電腦,并拒絕公司進行檢查。在遭到雙西投資律師的問詢之后,邱建軍給自己的經理發了一封電郵,稱自己已經去了中國。


雙西投資派人到中國跟邱建軍進行了會面,該公司聲稱他在那里承認拿走了“10塊計算機硬盤”的數據并拒絕歸還。


雙方的對抗在突然之間就結束了,雙西投資跟邱建軍就訴訟案達成了和解,后者回到了美國并進入其他金融公司工作,其中包括億萬富豪肯·格里芬旗下的城堡投資集團(Citadel)。


2010年,雙西投資休斯頓辦事處的一名員工引起了公司的懷疑,他被傳喚參加在曼哈頓總部舉行的一場會議。


在這名員工到達目的地時,迎接他的是紐約市的警察,他當場遭到逮捕——雙西投資懷疑這名員工竊取了敏感的計算機算法。


該公司把這件事通報給曼哈頓的地區檢察官,這名員工最終認下了一項較輕的罪行,即未經授權使用一臺計算機,后來他也離開了公司。


雙西投資最廣為人知的訴員工刑事案件涉及到中國籍員工高康(Kang Gao,音譯),當時(2014年)28歲的他是該公司的一名研究人員。高康從麻省理工學院拿到了物理學和工程學的學位,他從2010年開始進入雙西投資工作。


2014年年初,當高康準備離開公司時,雙西投資聲稱,他通過電郵向自己發送了公司的一些交易模型。在尋找了一番下家之后,高康最終決定接受城堡投資集團的一個職位,但同意不立刻上任,這是為了遵守為期一年的同業禁止協議。


他打算在這段空檔期學習進修。雙西投資認為高康竊取了自己的知識產權,并且把情況通報給了曼哈頓地區檢察官小塞勒斯·萬斯(Cyrus Vance Jr.)。因此,在2014年2月,當高康進行完離職談話之后,他因非法使用科研材料和非法復制計算機相關材料而遭到逮捕。


高康拒不認罪,但也拒絕支付法官設定的50萬美元保釋金。高康的律師馬克·艾格尼費洛(Marc Agnifilo)表示,這是因為高康是外籍居民,他要么進監獄,要么獲得自由。


雙西投資向政府通報了高康的情況,后者的工作簽證被吊銷了,于是他的移民身份被剝奪。如果高康支付保釋金的話,那他就會因此被轉移到聯邦移民監獄,從而讓律師在提供辯護時很難接觸到他。


相反,長著一張娃娃臉、戴著眼鏡的高康選擇申請旅游簽證,并在本地監獄里等待審批,即紐約市臭名昭著的賴克斯島監獄。在長達8個月的羈押期間,高康遭遇了拘禁期延長和一頓胖揍。


盡管高康的知識產權盜竊案從未變得跟謝爾蓋·阿列尼科夫(Sergey Aleynikov)的案子一樣出名——阿列尼科夫是被送進監獄的高盛集團前程序員,邁克爾·劉易斯(Michael Lewis)的著作《快閃小子》(Flash Boys)記載了他的故事——但高康忍受的刑期幾乎跟阿列尼科夫一樣長,后者的定罪被推翻了。


針對高康的刑事指控稱,他竊取了自己在2011年和2012年為雙西投資開發的兩個交易模型。他還被指竊取了自己撰寫的一篇研究論文和一份研究演示文稿。高康的律師說:“數學怎么會變成絕密的科研材料呢?那是數學啊?!?/span>


2015年2月,就在離開賴克斯島監獄4個月后,高康承認了非法復制計算機相關材料的罪行,并被判相當于他已服刑時間的有期徒刑。之后,他回到了中國。


這并未阻止歐文德克和西格爾尋求對高康施以懲罰,除了指控他竊取公司知識產權之外,雙西投資還在他被逮捕的同時提起了民事訴訟。


審理該案件的是紐約華裔法官翁家駒(Jeffrey Oing),他一直是雙西投資的公開反對者?!澳忝竊謖餳慮檣獻齙貌還致?,為了一次違規行為就把某個人關進監獄?”他在2014年的一場聽證會上說,“這已經不光是憤怒和惱火的程度了,他做了什么讓你們把他往死里整?”


目前,雙西投資正在提起針對高康的仲裁案,尋求獲得超過30萬美元的賠償金。高康的律師試圖息事寧人,稱他的客戶單在民事訴訟案上的花費就已經達到了10萬美元。


2015年年初,安本資產管理公司(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的一名資深分析師兼雙西投資的一名投資者向后者倫敦辦事處透露,雙西投資的一名前員工曾聯絡過安本,談到成立一只新的對沖基金。這名員工還跟其他公司——比如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和瑞士聯合銀行(UBS)——進行過類似的接觸。


這名員工就是34歲的謝爾蓋·費恩(Sergey Fein),他是雙西投資從俄羅斯圣彼得堡國立信息技術、機械與光學大學(St. Petersburg National Research University)招募的一名計算機科學家。


費恩在雙西投資的曼哈頓總部工作了7年時間,最終晉升到了副總裁的級別。跟雙西投資的大部分研究人員不同,費恩曾在該公司全部4個獨有的投資領域工作過。


當他在2014年5月離職時,雙西投資跟他簽訂了為期一年的同業禁止協議,并向他支付21萬美元的補償款,相當于他原來52.5萬美元年薪的40%。


不過,在2015年3月的時候,歐文德克和西格爾聽到風聲,說費恩正在洽淡組建一只新的量化基金。接著,雙西投資向費恩的準合作伙伴發送了一封恐嚇信。


沒過幾天,費恩的計劃就流產了,因為合作伙伴退卻了。不過,雙西投資覺得還不夠。


隔月,該公司在紐約州法院對費恩提起訴訟。費恩否認自己違反了跟雙西投資的合同義務,稱自己和合作伙伴只不過跟潛在投資者進行了試探性會談,并且沒有募集任何資金或是開設任何經紀賬戶。費恩表示,他希望在非競爭條款期滿后募集資金。


“我必須向雙西投資提一個問題?!蔽碳揖栽詮賾詬冒傅氖壯√せ嶸戲⑽?,“你們是不是想把費恩先生關進監獄?”他又繼續說道:“在我聽來,它很像是其他案件已經發生過的事情?!?/span>


雙西投資沒有聯系執法部門,但希望法官把費恩的同業禁止期限再延長7個月,因為該公司稱這正是費恩違反最初協議時仍然剩余的時間。


翁家駒法官駁回了這項訴求,稱自己沒有管轄權,并就此結案,同時命令費恩在剩余的5周時間里不要違反最初的協議。


費恩應該感到慶幸,歐文德克和西格爾打造的雙西投資可以說是美國金融?;笞畛曬Φ畝猿寤鴯適?,他們顯然已經做過運算:當那種成功是基于數學公式時,你就得竭盡所能保住秘訣。


譯|何無魚 校|李其奇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福布斯中文網部落冲突腾讯最新版下载

 

Copyright ? 2015 黑翼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5043725號
原密碼:
*
新密碼:
*
確認密碼:
*
用戶名:
*
原郵箱:
*
驗證碼:
*
新密碼:
*
確認密碼:
*
用戶名稱:
*
用戶密碼:
*
  忘記密碼
用戶名稱:
*
電子郵箱:
*
驗證碼:
*
職  位:
機構名稱:
*
電話號碼:
*
初始密碼:
*
確認密碼:
*
地  址:
網  址: